枯藤老树

皮小介是虾米呢nn:

雨打吟耳汤:

林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的天,手插在制服裙子的口袋里,长腿闲闲地伸出去,不时晃晃斜斜翘着的椅子。

初秋的晴空被窗架划成一格一格的,只有稀薄的云在缓缓地飘。看了半天连一只飞鸟都没有,怎么也看不出什么。就像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一样,想不出那个奇怪老师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想做什么啊,难道还想帮自己打回去吗。

 

林想着就垂下眼睛轻轻笑一下,也不知是笑马场奇怪还是笑会这么想的自己。昨晚说完那句话之后,老师倒没有再做别的奇怪的事,和之前一样给他煮东西吃,又抱出毯子给他睡。只是昨晚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睡下的,看他睡下也不走,还问他会不会冷。又变回之前那么啰嗦了。


——以为头发开不出蔷薇03#

 @Toffee 

评论

热度(17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