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藤老树

灵魂深处

工画師莲羊:

分享一张大矢亮的岩彩作品。
岩彩可以很粗旷也可以很细腻~


这里以我个人的作品介绍为主,很少分享其他艺术家的作品,更多的类似分享大家寻去微博。

皮小介是虾米呢nn:

陈皮松子糖:

又画了银杏相关的图--秋天的叶子为什么不停地往碗里掉,也许是有个看不见的小仙在不断地往下拽…(试了三种不同的配色效果,黑夜发光、深蓝眩晕和冰蓝单色)

最近可能因为换季睡得不好,总做一些奇怪的梦,这次的图也是源自前几天的一个梦,梦里有一大片银杏树林,每棵树下都有一个石头碗,碗好像有吸力,叶子掉下来时大半都往碗里掉。
这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,这些碗里都有精灵,等月光洒下来的时候就能看见她们在摘树叶。一会月亮从云里出来,月光下我果然看见了树下碗里一个透明小仙在拽叶子。
那声音又说,精灵摘的叶子都是有灵气的,你也赶紧凿个石头碗放在树下,等攒满了一盆就能实现一个愿望。于是我在旁边找了一块泛着淡淡紫红色光茫的石头,开始徒手凿碗,就这样凿了一夜直到醒来,醒来后手痛手抽筋…(所以我好像发现了我每年秋天手疾都要复发的缘由了😂)

陈皮松子糖:

新一年画的第一张:红衣小姐姐送你一个柿子,祝您柿柿如意^_^
依旧是仿水彩的板绘,这个冬天气候恶劣身体状况比预计的还要差一些,不过中间偶尔会有那么几天状态尚好能涂上几笔,这种情况倒是很适合板绘,画了一半丢那一两星期后再画也不用担心,水彩那种适合一气呵成的估计就弃了。
计划等天气暖和身体状态好了再恢复画水彩,天冷的时候就先研究板绘仿水彩,虽然产量少得可怜,但总比几个月完全不画手生来得好点,目前这种状况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⋯

夏达:

拾遗录之三“奴隶”,我没有黑隼,我只是中立的记录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