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藤老树

灵魂深处

陈皮松子糖:

两张湿画法的水彩:绣球花古风发饰和海棠花。觉得没有什么心情不好是画一张花卉图所不能治愈的,尤其是绣球花,当那些细碎的小花瓣在笔下慢慢积累成圆满的一团时,任何郁闷都会消散^_^如果画完一张还不能治愈怎么办?呃…那就画两张=_=

花的水彩世界:

陈皮松子糖:

水彩桃花风铃平安符,新原创图的局部,完整图下次扫描了再放出来。
最近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,其中一个是梦见一大片繁盛的桃花林,我站在林子的入口,隐隐望见里面有个熟悉的背影,走近后人影却消失了,只留一个日式风铃在花枝上随风摇动,发出"叮铃、叮铃…"的悦耳声响。
可是过了一会,风停了树静了风铃不动了却还在响,我思考良久终于在梦中顿悟:"笨蛋,这是闹钟在响啊,你该起床了!"一一这一天,我终于明白了一个多年未解的迷"为什么有时候我睡着了震天响的闹钟都吵不醒",原因显而易见:脑洞太大,梦太会伪装,有时候没识破,就被自己骗过了=_=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