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藤老树

灵魂深处

工画師莲羊:

分享一张大矢亮的岩彩作品。
岩彩可以很粗旷也可以很细腻~


这里以我个人的作品介绍为主,很少分享其他艺术家的作品,更多的类似分享大家寻去微博。

皮小介是虾米呢nn:

陈皮松子糖:

又画了银杏相关的图--秋天的叶子为什么不停地往碗里掉,也许是有个看不见的小仙在不断地往下拽…(试了三种不同的配色效果,黑夜发光、深蓝眩晕和冰蓝单色)

最近可能因为换季睡得不好,总做一些奇怪的梦,这次的图也是源自前几天的一个梦,梦里有一大片银杏树林,每棵树下都有一个石头碗,碗好像有吸力,叶子掉下来时大半都往碗里掉。
这时有一个声音对我说,这些碗里都有精灵,等月光洒下来的时候就能看见她们在摘树叶。一会月亮从云里出来,月光下我果然看见了树下碗里一个透明小仙在拽叶子。
那声音又说,精灵摘的叶子都是有灵气的,你也赶紧凿个石头碗放在树下,等攒满了一盆就能实现一个愿望。于是我在旁边找了一块泛着淡淡紫红色光茫的石头,开始徒手凿碗,就这样凿了一夜直到醒来,醒来后手痛手抽筋…(所以我好像发现了我每年秋天手疾都要复发的缘由了😂)

陈皮松子糖:

新画的一张冬景:雪地里红梅树下,不知道是谁家遗落的小猫?平日最喜欢的肥啾已无心去抓,只想守着一同被落下的油纸伞,在风雪里等待着主人的归来……
后面两张是关于天空的速涂:乌云后的太阳、星空。
好久没来,因为又病了一个多月,直接从秋天病到了冬天,快好的时候赶上了双十一,本着破财消灾的心理,剁手了一个板子,到手之后才想起自己完全不懂板绘🤣,于是又突击下了软件学了好几天,然后上面几张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画板绘的成果,算是仿水彩手绘或水墨的风格,工具和以前画水彩时完全不一样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一重大变化?😂

陈皮松子糖:

两张湿画法的水彩:绣球花古风发饰和海棠花。觉得没有什么心情不好是画一张花卉图所不能治愈的,尤其是绣球花,当那些细碎的小花瓣在笔下慢慢积累成圆满的一团时,任何郁闷都会消散^_^如果画完一张还不能治愈怎么办?呃…那就画两张=_=

花的水彩世界:

樱花水彩画(二),来自日本水彩画家渡部政人 Masato Watanabe

花的水彩世界:

陈皮松子糖:

水彩梨花和海棠花,新画的两张原创速涂。
秋意越来越浓,天气渐冷以后,身上的几个旧疾又开始蠢蠢欲动,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,每年十一长假成了我身体状况的分水岭。
往年一过十月小病大病就纷纷出来捣蛋,所以今年决定更加小心谨慎些,该吃的药赶紧吃起来,该穿的衣服和护具都武装上,月底前再去做一次全身体检,希望可以把旧疾的复发程度控制到最低。